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资讯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母亲真的老了

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来,

总是满怀热忱地问:

且不说相隔一千多里路,要转三次车,

光是工作、孩子已经让我分身无术,

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回家。

母亲的耳朵不好,我解释了半天,

她仍旧热切地问:你什幺时候能回来?

几次三番,我终于没有了耐心

,在电话里大声嚷嚷,她终于听明白,默默挂了电话。

隔几天,母亲又问同样的问题,

只是那语调怯怯地,没有了底气。

像个不甘心的孩子,

明知问了也是白问,可就是忍不住。

我心一软,沉吟了一下。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母亲见我没有烦,

立刻开心起来。她欣喜地向我描述:

后院的石榴都开花了,西瓜快熟了,你回来吧。

我为难地说:

那幺忙,怎幺能请得上假呢!

她急急地说:你就说妈妈住院了,

只有半年的活头了!

我立刻责怪她胡说,她呵呵地笑了。

小时候,每逢刮风下雨,

我不想去上学,便装肚子疼,

被母亲识破,挨了一顿好骂。

现在老了,

她反而教着女儿说谎了,我又好气又好笑。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这样的问答不停地重複着,

我终于不忍心,

告诉她下个月一定回去,

母亲竟高兴得哽咽起来。

可不知怎幺了,

永远都有忙不完的事,

每件事都比回家重要,

最后,到底没能回去。

电话那头的母亲,彷彿没有力气再说一个字,

我满怀内疚:妈,生气了吧?

母亲这一回听真了,她连忙说:

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可是没几天,

母亲的电话催得越发紧了。

她说,葡萄熟了,梨熟了,快回来吃吧。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我说,有什幺稀罕,

这里满街都是,花个十元八元就能吃个够。

母亲不高兴了,我又耐下性子来哄她:

不过,那些东西都是化肥和农药餵大的,

哪有你种的好呢。母亲得意地笑起来。

星期六那天,

气温特别高,我不敢出门,

开了空调在家里待着。

孩子嚷嚷雪糕没了,我只好下楼去买。

在暑气蒸熏的街头,

我忽然就看见了母亲的身影。

看样子她刚下车,

胳膊上挎着个篮子,背上背着沉甸甸的袋子,

她弯着腰,左躲右闪着,

怕别人碰了她的东西。

在拥挤的人流里,

母亲每走一步都很吃力。

我大声地叫她,

她急急抬起满是热汗的脸,四处寻找,

看见我走过来,竟惊喜地说不出话来。

一回到家,母亲就喜滋滋地往外捧那些东西。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她的手青筋暴露,

十指上都裹着胶布,手背上有结了痂的血口子。

母亲笑着对我说:

吃呀,你快吃呀,这全是我挑出来的。

我这没有出过远门的母亲,

只为着我的一句话,便千里迢迢地赶了来。

她坐的是最便宜、没有空调的客车,

车上又热又挤,

但那些水灵灵的葡萄和梨子都完好无损。

我想像不出,她一路上是如何过来的,

我只知道,在这世上,凡有母亲的地方就有奇蹟。

母亲只住了三天,她说我太辛苦,

起早贪黑地上班,还要照顾孩子,她乾着急却帮不上忙。

厨房设施,她一样也不敢碰,

生怕弄坏了。

她自己悄悄去订了票,

又悄悄地一个人走。

才回去一星期,

母亲又说想我了,不住地催我回家。

我苦笑:妈,你再耐心一些吧!

第二天,我接到姨妈的电话:你妈妈病了,你快回来吧。

我急得眼前发黑,

泪眼婆娑地奔到车站,赶上了末班车。

一路上,我心里默默祈祷。

我希望这是母亲骗我的,我希望她好好的。

我愿意听她的唠叨,

愿意吃光她给我做的所有饭菜,

愿意经常抽空来看她。

此时,我才知道,人活到八十岁也是需要母亲的。

车子终于到了村口,母亲小跑着过来,满脸的笑。

我抱住她,又想哭又想笑,

责怪道:

你说什幺不好,说自己有病,亏你想得出!

受了责备的母亲,

仍然无限地欢喜,她只是想看到我。

母亲乐呵呵地忙进忙出,

摆了一桌子好吃的东西,等着我的夸奖。

我毫不留情地批评:

红豆粥煮糊了;

水煎包子的皮太厚;

滷肉味道太鹹。

母亲的笑容顿时变得尴尬,她无奈地搔着头。

我心里暗暗地笑,我知道,

一旦我说什幺东西好吃,

母亲非得逼我吃一大堆,走的时候还要带上。

就这样,我被她餵得肥肥白白,怎幺都瘦不下去。

而且,不贬低她,

我怎幺有机会佔领灶台呢?

我给母亲做饭,

跟她聊天,母亲长时间地凝视着我,

眼露无比的疼爱。

无论我说什幺,

她都虔诚地半张着嘴,侧着耳朵凝神地听,

就连午睡,她也坐在床边,

笑瞇瞇地看着我。

我说:既然这幺疼我,

为什幺不跟着我住呢?她说住不惯城里。

没待几天,我就急着要回去,

母亲苦苦央求我再住一天。

她说,今早已託人到城里去买菜了,

一会儿準能回来,

她一定要好好给我做顿饭。

县城离这儿九十多里路,

母亲要把所有她认为好吃的东西都弄回来,

让我吃下去,她才能心安。

从姨妈家回来的时候,

母亲精心準备的菜餚,终于端上了桌,

我不禁惊异,鱼鳞没有刮净、

鸡块上是细密的鸡毛、

香油金针菇竟然有头髮丝。

无论是荤的还是素的,都让人无法下筷。

母亲年轻时那幺爱乾净,

如今老了竟邋遢得这样。

母亲见我挑来挑去就是不吃,

她心疼地妥协了,送我去坐夜班车。

天很黑,母亲挽着我的胳膊。

她说,你走不惯乡下的路。

她陪我上了车,不住地嘱咐东嘱咐西,

车子都开了,才急着下去,

衣角却被车门夹住,险些摔倒。

我哽咽着,趴在车窗上大叫:

妈,妈,你小心些!

她没听清楚,边追着车跑边喊:

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这一回,母亲彷彿满足了,

她竟没有再催过我回家,

只是不断地对我说些开心的事:

家里添了只很乖的小牛犊;

明年开春,她要在院子里种好多的花。

听着听着,我心得到一片温暖。

【送给全天下的儿女】孩子,我没有生你的气,我知道你忙!

到年底,我又接到姨妈的电话..

她说:你妈妈病了,快回来吧。

我哪里相信,我们前天才通的话,

母亲说自己很好,叫我不要挂念。

姨妈只是不住地催我,

半信半疑的我还是回去了,

并且买了一大袋母亲爱吃的油糕。

车到村头的时候,我伸长脖子张望着,

母亲没来接我,

我心里颤颤地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姨妈告诉我,给我打电话的时候,

母亲就已经不在了,她走得很安详。

半年前,母亲就被诊断出了癌症,

只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仍和平常一样乐呵呵地忙到闭上眼睛。

并且把自己的后事都安排妥当了。

姨妈还告诉我,

母亲老早就患了眼疾,看东西很费劲。

我紧紧地把那袋油糕抱在胸前,

一颗心彷彿被人挖走。

原来,母亲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才不住地打电话叫我回家,

她想再多看我几眼,再和我多说几句话。

原来,我挑剔着不肯下筷的饭菜,

是她在视力模糊的情况下做的,我是多幺的粗心!

我走的那个晚上,

她一个人是如何摸索到家,

她跌倒了没有,我永远都无从知道了。

母亲,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还快乐地告诉我,

牵牛花爬满了旧烟囱,

扁豆花开得像我小时候穿的紫衣裳。

你留下所有的爱,所有的温暖,然后安静地离开。

母亲,你是这世上唯一不会生我气的人,

唯一肯永远等着我的人,

也就是仗着这份宠爱,

我才敢让你等了那幺久。

可是,母亲啊,我真的有那幺忙吗?

如果你的父母还健在,请看完,

不管你有没有和他们同住;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妈妈的厨房不再像以前那幺乾净;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家中的碗筷好像没洗乾净;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母亲的锅铲不再雪亮;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父亲的花草树木已渐荒废;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家中的地板衣柜经常沾满灰尘;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母亲煮的菜太鹹太难吃;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父母经常忘记关灯;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老父老母的一些习惯不再是习惯时,就像他们不再想要天天洗澡时;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父母不再爱吃青脆的蔬果;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父母爱吃煮得烂烂的菜;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父母喜欢吃稀饭;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他们过马路行动反应都慢了;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在吃饭时间他们老是咳个不停,

千万别误以为他们感冒或着凉,(那是吞嚥神经老化的现象);

如果有一天,你发觉他们不再爱出门;

如果有这幺一天,我要告诉你,

你要警觉父母真的已经老了,

器官已经退化到需要别人照料了。

如果你不能照料,请你替他们找人照料,

并请你请你千万千万要常常探望,

不要让他们觉得被遗弃了。

为人子女者要切记,

看父母就是看自己的未来,孝顺要及时。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不要留下遗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