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资讯 >善用大数据和演算法,Lawsnote立志成为法学界Googl >

善用大数据和演算法,Lawsnote立志成为法学界Googl

善用大数据和演算法,Lawsnote立志成为法学界Googl

除了高度的法学素养,以及出色的逻辑与归纳能力;对法条、判例和函释的熟悉度,往往也是律师能否制订出完美合约、在官司中克敌制胜的重要关键。法学知识可以透过不断进修来累积,逻辑与归纳能力也可藉由训练来补强,但想在有限的时间内,更有效率的找到适切的参考或辅助资料,往往就需要借助机器与系统快速且大量的资料处理能力。

台大农化系毕业的郭荣彦原本是位专利工程师,因为工作上的需求及自身兴趣,他开始研究法律,并顺利拿到律师执照、开始执业。但这一般人眼中相对安稳的律师工作,并不足以改变郭荣彦喜欢挑战未知、解决难题的性格。

「之前当律师时,用了传统的法学资料搜寻系统后,有时还是必须回头用 Google 查询,因为不管是介面的便利性,还是搜寻结果,两者都有落差。」为了解决查询法律资料的困扰,郭荣彦决定自己打造一个在使用上更简便、更有效率的资料库。于是,继工程师、律师之后,人生轨道再度转弯,他踏上了创业之路。

创业本身也是一门学问

法学资料库的运作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利用机器学习的技术,将大笔资料、数据加以分类、分析,再根据不同的目的,提供给使用者。以产业的角度来说,正是现下最热门、众人寄予厚望的 AI 应用,但对郭荣彦而言,他的初衷是创造出一个真正能为使用者解决问题的产品,如何归类不是太重要。

然而,不管郭荣彦在法律上做了多少钻研,要打造一个法学资料库,绝对需要软体工程师相助。于是,他邀请身为工程师的高中同学谢复雅和谢旺叡,再加上有法律背景,后来转做 UI/UX 的学妹王ㄧ芹,组成四人核心团队。

对首次创业的人来说,眼中通常是满满的理想和希望,郭荣彦也不例外。对产品的美好想像,让他忽略了路途中可能出现的阻碍。为了让创业过程可以更聚焦、更有系统的解开一道道难题,在谢复雅和谢旺叡这两位曾进驻 AppWorks 创业加速器、接受辅导的创业前辈建议下,Lawsnote 也申请、加入了 AppWorks 创业加速器 。

竭力打造法学 Google

因为是完全针对自己的痛点所设计的产品,在描述特色时,自然也多了一份笃定。郭荣彦解释,Lawsnote 和其他法学资料库的最大差异,在于它的介面没有那多不胜数的选项,使用者不需要勾选类别、法院,也不用耐着性子填写时间、字号,一如 Google 的用法,只要把所有相关字眼当作关键字、一次输入,系统便会开始搜索。

若再仔细深究,传统法学资料库倾向精準检索,换言之,必须是完全一致的资料,系统才会将其显示在搜寻结果中,搜寻範围相对狭窄;而 Lawsnote 则能做到模糊比对,当使用者输入关键字后,系统便会将所有相关、类似的资料提供给使用者。虽然 Lawsnote 没有像其他平台一样利用大量的人工来整理资料,但取而代之的,它利用演算法,依照关联度,将对使用者来说较有参考价值的资料依序排列,而这也正是律师们最喜欢的一个功能。因为传统系统只是按照律师设定的条件,列出许多判决资料,律师必须一个个点开,从头到尾读完,才能判断出哪些资料对他来说是有帮助的,但 Lawsonte 的系统会依照律师输入的关键字与其他数据,判断出那个律师最想知道的判决是哪几个,再按优先顺序列出。所以,律师们通常看了前面三个搜寻结果,就可以得到满意的答案,而这个功能事实上也完全实践了他们为自家系统设计的宣传文案:致力于节省法律人的时间。

目前,Lawsnote 的资料库已经备有法院裁判、法规和函释等公开的法学资料,虽然学者的着作期刊因着作权问题而无法完整收纳,但就使用便利性来说,的确已经达到郭荣彦的理想。

世代差异形成的推广障碍

不管产品再怎幺好,都得让市场买单,才能真正发挥它的价值。然而,当郭荣彦满心雀跃地向潜在用户介绍平台功能时,却马上遇到一个巨大障碍:使用者的习惯非常难以改变。纵然有部分律师很快就能接受 Lawsnote 的运作逻辑,也觉得使用上非常方便,但法界中大部分的律师早已习惯以精準的字眼或设定来查询资料,一时之间,较难接受把所有的设定都转化成关键字的查询方式。郭荣彦如此形容两者的差距:「如果使用者先学会 Google,再接触法学资料库,对 Lawsnote 的接受度相对就比较高;反之,就比较低。」换算成年龄,这两个族群的分界线大概是 35 岁。也就是说,使用者是否是网路世代这件事,很自然的决定了他要选择哪一个法学资料库来使用。

面对这样的困境,除了更积极的安排产品说明,面对面与潜在用户沟通 Lawsnote 的优点,郭荣彦和团队也锁定年轻律师,甚至是法律系学生加强推广,让这些使用资料库习惯尚未定型的法律人,有机会了解 Lawsnote 的便利,而在一开始就选用这个系统。此外,内容中充分显露出同理心的 EDM,也在多数律师的强烈共鸣下,得到了超过八成的开信率、五成的点击率。

Lawsnote 在 2016 年 7 月正式上线,第一年每个月有约 65%,亦即两万个法律人使用 ,是草创期的两倍。2017 年 9 月产品开始收费后,MAU进一步成长到 3 万人,创业刚满两年,Lawsnote 已达到损益两平。虽然进度比预期来得慢了一些,但在了解市场之后,他们也更能针对使用者,设定适合的行销策略,让 Lawsnote 更加深入法界。

好友的支持与坚持,让 Lawsnote 少走许多冤枉路

个性内敛、温和的郭荣彦坦言自己并不是那幺喜欢站在人群前面,因此,许多创业者或 CEO 该有的特质,他都必须重新学习。

「参加 AppWorks 期间,Demo Day 前夕的 Pitch 训练 ,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对 Pitch 有了完整的概念之后,我才更能够让投资人或客户了解我们的服务。除了 AppWorks 三位合伙人的指点,包括同届团队给的回馈,也非常受用,他们让我知道一个 Pitch 该有的样子。」郭荣彦口中的 Pitch,指的绝对不光是介绍产品这件事。想做好一个 Pitch,你必须了解你的听众,从他最关心的角度切入,再进一步说服对方,它考验的是一个创业者的观察力、沟通能力,以及对自家产品的掌握度。

虽然 Lawsnote 是基于自己的发想而成立的,能够走到今天,郭荣彦对他的两位工程师战友满怀感谢。「我身边没有真正的创业者,真正在创业路上帮我很多忙的就是 Ray 跟 Rical,因为他们走过的那一段,对我来说反而是真正有价值的,而比任何人都爱 Lawsnote 的 Lafy,则是扮演了大家的心灵鸡汤,有她在,这间公司就很欢乐。」

儘管是相识许久的高中同学,过程中,四个共同创办人还是会为做法或想法上的差异而有所争执,最后,常常是谢复雅和谢旺叡根据过去的创业经验,给了郭荣彦很多提醒。举例来说,网站刚架好时,虽然郭荣彦也知道必须先将这个 MVP推出市场、测试反应,但内心还是十分挣扎,总觉得东西不够好、不是推出的时候,后来,还是在谢复雅和谢旺叡的强烈坚持下推出了。但也因为他们勇敢推出了这个不够成熟的产品,才得以累积许多使用者的回馈,作为修正的参考。

而当郭荣彦推广业务受挫时,为了怕影响团队的工作气氛,一开始总是自己闷在心里,任凭痛楚加剧。直到有一天,他对伙伴吐露心声,并从三人的反应得知,在创业过程中,这样的低潮其实再正常不过,他才逐渐放鬆、重新振作。「这就是为什麽创业需要的是一个团队,而不是一个人。你不用觉得所有不好的事情你都得自己背下来,事实上其他人也需要知道这些事,才可以做好应对的措施。」郭荣彦心有所感的说。

相异于大部分 CEO 以能力和经历作为招聘员工的标準,郭荣彦更重视团队伙伴的个性。「我们都很低调,不喜欢炫耀,但我们的求知欲都很强,即使跟工作无关的事,我们也很喜欢去学习。」在 Lawsnote,团队成员每天一起吃午餐,不仅在工作上相互扶持,在情感上也是彼此的支柱。「我很重视创业的初心,赚大钱固然很重要,但当一个好人更重要,我不会为了要成就什幺,而违背自己最初的信念,你是怎幺样的人,自然就会吸引同样的人跟你在一起。」虽然郭荣彦嘴上说着创业最大的痛苦,就是休假时也是满脑子工作,但事实上,Lawsnote 俨然已经成了他人生的实践,而非只是一个单纯的 Business。

目前全台只有一万名执业律师,市场乍看之下非常有限,但郭荣彦认为,资料库的发展空间比我们想像的要来得大:「不只是律师,会计师、人资都有法规搜寻的需求,企业的内控内稽系统也可以根据这样的技术去执行。」面对未来,郭荣彦非常乐观。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创业者的坚毅和勇气,而 Lawsnote 则让我们预见了人工智慧的美好与未来。

AppWorks 相信,此刻, AI 和大数据是创业者乘风高飞的最佳机会,欢迎申请 AppWorks Accelerator,让我们与 63 个 AI / Big Data / IoT 校友新创一起帮助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