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资讯 >Booska古本屋:前方高能!书癡狂欢私窦 >

Booska古本屋:前方高能!书癡狂欢私窦

Booska古本屋:前方高能!书癡狂欢私窦

绝迹已久的《带子狼》英文版


无奈现实仍很残酷。平日在学院教书的冯庆强,原本只能利用闲暇时间开店,近来家人身体有恙,更要在学校、家庭、书店间奔波。但这似乎没有影响他对「高质」生活的坚持:「现在书店有一部大电视,不时有朋友来睇戏、分享;之后还想加多一块投影屏幕,到时可以做些放映。」由艺术掀起的单纯与热忱,让小小书店变得开阔。



书缘:黄爱玲与也斯

书店当眼处,放的是刚再版出炉的黄爱玲《戏缘》,问及才发现阿强原是黄爱玲的忠实读者:「那时候报纸上刊出黄爱玲的文章,就会剪下来收集;见到她有新书出版,都会立刻买来、放在书架上,真的好开心……」黄爱玲的早逝让他十分感慨,没来得及有更多交谈,所有感情只好诉诸于那个「最当眼的位置」。

遗憾的事无独有偶。也斯《书与城市》中一篇写《百年孤寂》的文章,一直让冯庆强深记在心,然而辗转多年他都找不回那本书。约五六年前,一次饭局上阿强见到也斯,谈到这篇他很喜欢的文章,又感歎找不到原书;也斯笑说家中还有几本,路过铜锣湾随时都可上来拿,可后来阿强却怕冒然打扰,一直找不到机会上去。不久后也斯先生离世,又让他后悔到捶心肝。

书店当眼处,是黄爱玲的《戏缘》



书架上不少绝版好书,包括也斯《神话午餐》和《三鱼集》


此前种种错过的书缘,都在Booska默默接续。经营书店这段时间,阿强见证不少人意外找到挚爱读物。有人翻到一本李嘉年漫画,异常激动,而这本也刚巧是阿强收藏已久、最近才狠下心放出的「私房货」;也有不少读者专程来找香港文学,这也让他感受到阅读风气的变化:「我以前买过好多黄碧云,虽然品味不投缘,但见佢写得咁用心但冇人买,我就应该去买;但到最近先发现,好多客人一来就问:有冇黄碧云?」

访问期间,有一位客人在书架前流连好久,闲谈才得知他专程从大陆来买书,只因网上见到Booska有《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不少外地客人都从网上看到我们分享的新到书目,专程过来买。」比起大型书局,这里更像是一个秘密基地,读者与书的关係也更亲密。


送书梗送实体书

然而做书店,总是绕不过经营问题。眼下实体唱片、纸质书销量低迷,就连曾经是大众娱乐的纸本漫画,也逃不过这命运。Booska经营至今,每月收入只刚好交租,人流量也十分飘忽。你或会肯定地说,这不就是电子化后独立书店(唱片店)的宿命?阿强却给出另一种想法——

「假使邀请女仔嚟屋企,都一定放黑胶唱片啦。如果你从电脑上拉个playlist出来,实在太扫兴……」确实,实体的价值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刻显现。《完全自杀手册》刚出版时,阿强买了十本八本,大多都拿来送给女孩:「送本关于自杀嘅书,女仔会记得你;如果係送电子file,咁仲有咩意思呢?」真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实体书就是有这样无可取代的魅力。一本大陆译版的村上春树《舞吧舞吧舞吧》,阿强翻看了好多遍,看到书脊都烂了;后来有了新的翻译版本、大量电子本,他手上仍是最古旧的那本,「我真的不捨得丢了它,但又不知道放在那里做甚幺……」说到底,还是那一本才有无可取代的阅读记忆。想到这里,阿强又激动地反复问道:「你明唔明呀?」

当然,每个爱书人都能明白这感受,但我们确实面对着严峻的现实:实体书式微。原以漫画为职的阿强,就从他的角度来解释这问题:「当初漫画只是廉价娱乐,而今愈出愈精装,这也是销量下跌的原因之一。娱乐需要的时候,所有事物都会盛行。」回头看见那位专程来买书的读者,读书、找书仍是他珍贵的愉悦,我们又怎能就此作罢、灰心以待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