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指南 >吸引小孩爱上绘本‧故事带出真性情 >

吸引小孩爱上绘本‧故事带出真性情

吸引小孩爱上绘本‧故事带出真性情大人买绘本给小孩后,却将绘本当成玩具,让孩子自己玩。孩子常常央求大人唸绘本给他们听,大人居于被动,似唸绘本为麻烦的事,总是草草结束。最后,唸绘本的大人觉得疲惫,听的小孩还是觉得不够满意。其实,绘本是一本作曲家完成的“乐谱”,大人则是位“演奏家”,经由大人声音的“弹奏”后,方才会绽放绘本真正的生命。若精彩的绘本没有大人在旁“演奏”,无法自行阅读文字的小孩便难以感受其中的乐趣。大人在认清自己是“绘本演奏家”的角色后,需要将“被动”化为“主动”,选择一本大人自己也喜欢的绘本,为小孩朗诵,而往往在唸绘本的过程中,大人也会有所收穫。儿童绘本唸给谁听?“再唸一遍”,是许多大人的噩梦,小孩听完绘本后常常吵着大人再唸一遍,大人早已筋疲力尽,甚至不明白为何同一本绘本唸了数十遍小孩依然意犹未尽。这时大人心里开始吶喊:“饶了我吧!”大人对绘本的概念可能是有图、有字、给小孩看的书,然而,大人们都轻视了绘本的力量。绘本是“儿童文学”其中一部份,无论是图像或文字的部份,全是依据小孩的特质和需要所设计出来。绘本里的图像与文字像呼吸、像投手与捕手、像一场没有间隙的恋爱,小孩在与图像与文字的引领下,淋漓尽致地完成他们的阅读。台湾着名儿童文学家林真美老师说,绘本并非一般的文学,绘本需要大人们的“点化”才能传达到小孩的心中。简单来说,大人将书中的文字化为语言时,除了透过声音带出来听觉上的效果外,最重要的是注入自己的情感。小孩会随着“有感情的声音”将注意力全部投射在绘本上,最终引起共鸣。因此,大人在“演奏”绘本时,不妨多留意自己的表情、声音、语调、肢体动作等。绘本引出小孩心里的比利其实,小孩看绘本的目的并非“明白”大人所讲解的故事中的那些“道理”,他们在看绘本时只想融入故事里的角色,行在故事的铁道上,深入情节,透过绘本满足心里的小小冒险幻想。林真美老师以《小宝贝呢?》举例,大人看见这本绘本时必定紧锁眉头,甚至抓狂,反观之,小孩看见这绘本时会瞪大了眼睛,还轻声地对大人说:“妈咪,怎幺比利那幺像我啊?”《小宝贝呢?》里的主角(比利)趁大人不在家时,打翻了母亲的巧克力蛋糕原料、弄髒了父亲的工作室、屋子里的墙壁都是巧克力手印。比利跳脱了大人所设下的日常规矩,将潜藏着的野心给展现了出来。这本绘本反应着“成人治国”和“小鬼当家”之间的差异,而在现实中绑手绑脚的小孩却在绘本里找到了出口。其实,每个小孩心里都住着一个比利,只是他们被要求依循大人的秩序与价值行事。大人与小孩之间的问题很难获得真正的解决,因为大人只想站在自己的角度,用自己的那把尺衡量小孩的世界,可怜的小孩往往逃不出大人的手掌心。林真美老师散播绘本种子的目的不再是让小孩享受绘本里的乐趣那幺简单,她也想借助绘本的力量抨击大人,请大人们好好监视自我“儿童观”的重要,不要再说:“小孩多幸福啊!”“儿童观”与“儿童权利”马来西亚人对“儿童观”较为陌生,毕竟在大人眼中,小孩都是可爱的天使,无忧无虑的宝宝。不过,林真美三番四次提醒大人们,不要再用约定俗成的标準去要求或压制小孩,这将磨灭小孩的“本性”。小孩的本性是好奇、勇气、活力及野心,可是,在大人的眼里这些都成了搞破坏、製造麻烦,弄乱秩序的一种表现。有助启发大人思维为了让大马的父母更深入了解“儿童观”,林真美老师演绎了《好心的国王》,细说了儿童人权之父可尔札克(Janusz Korczak)为小孩奋斗的事蹟。林真美老师只想透过绘本表达,早在1918年,可尔札克已提出了儿童权利的看法,他对待小孩的方式与一般的大人不同。他认为小孩应该拥有三种基本的权利:1.对死亡的权利,父母不要害怕小孩死亡,就不会对小孩发展有所限制;2.对今天的权利,因大人常把对儿童的目标放在未来和明天;3.对保有自己样子的权利,小孩用几百次的叫喊哭闹来表达一件事“我要自己来!”原以为这只是一本普通的儿童绘本,殊不知唸完绘本后许多大人都泪眼朦胧,他们被可尔札克的精神深深触动着。这些大人自叹不如,原来百多年前已有人在为儿童争权利,到了廿一世纪,大人依然用着自己的方式对待小孩。究竟小孩真正要的是甚幺?而大人给了甚幺?一本好的绘本说的不再是故事,还可以启发大人的思维,改变了他们的想法,让他们了解正确的“儿童观”,并认识了“儿童权利”。儿童力量“不可以”绘本的影响力多深远?小孩的力量有多大?资深儿童文学家林真美老师带着数本绘本来到马来西亚向大家诉说她的亲身经历。去年3月,台湾发生了太阳花学生运动,大学生冲进立法院抗议近一个月的时间,一般的老百姓只能在立法院外面声援这些学生。学运期间,立法院外的道路有数十个帐篷,许多家长带着小孩声援这场学生运动。当时,林真美老师常常带着绘本到那里唸故事给小孩听,并给大人精神上的鼓励。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和亲子共学教育的妈妈们与林真美联繫后,决定在4月4日儿童节当天为这场太阳花学生运动做点事。当天他们透过面子书,号召了大约70至80对亲子聚集在亲子共学教育的帐篷区,大家一起听林真美老师唸《不可以》。从文字质疑大人世界唸完《不可以》后,每个小孩获得一张“不可以明信片”,明信片的背后写着:“亲爱的总统,我今年__岁,我要告诉你,不可以____。”小孩可以自由地在明信片上写自己的心声,不会写字的小孩由母亲代劳,也可以用画图的方式。小孩写了“不可以不守规矩”、“不可以打人”、“不可以躲起来”,也有小孩在明信片写“不可以暴力”。这些文字都不是父母教的,是小孩在“嘉年华会”里看见的事,听见的事,虽然他们不理解这场活动背后複杂的事情,可是,年龄小的孩子却看见了最本质的东西,他们一针见血用最简单的文字质疑大人的世界。写完“不可以明信片”后,林真美老师和家长孩子一起前进凯道,要将亲手写的明信片交给时任总统马英九。镇暴警察看见这群“老弱残兵”也无可奈何,只好让小孩将明信片挂在拒马上,看似微不足道的行动,却是让小孩也拥有了发言的权利。立法院里的大学生听闻这件事后,邀请他们进入立法院里。当时立法院属于紧张的气氛,大学生处于紧绷的状况,瞬间万变,不知下一秒会发生甚幺事情。然而,这些小孩开开心心地融入大学生群里,和大学生一起玩闹,大学生看见小孩后忍不住逗他们玩。几秒钟后,全场气氛变柔和了,大学生们随着小孩的嬉闹声展露笑容。一场太阳花学生运动看见了绘本的影响力,更见证了小孩强大的力量。/副刊‧报道:曾譓频‧2015.01.19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