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提示 >《硅谷群瞎传》第4季播出前,来听听製片人的创作思维 >

《硅谷群瞎传》第4季播出前,来听听製片人的创作思维

《硅谷群瞎传》第4季播出前,来听听製片人的创作思维

美国时间本週日,HBO 广受技术宅欢迎的《硅谷群瞎传》第四季就要回归了,这部新剧将从 Dinesh 利用 Richard 的压缩算法创建了杀手级影片聊天软体开始。《硅谷群瞎传》第 4 季的风格依旧,仍将继续聚焦到技术界核心的基本理念,也就是自负是这个产业最伟大创新与失败的最大原由。《浮华世界》跟该剧的执行製片人 Alec Berg 进行了对话,里面谈到新一季的创作思路,为什幺不谈政治以及如何处理性别歧视问题等,我们可以先一睹为快。

Alec Berg:这不是我们的目标——但我认为节目自己本来就是局外人。正是屋子里的这群笨蛋跟大公司、极度自负以及命运作斗争。第一季结束的时候,当 Richard 用那个 dick joke 来解释压缩引擎时,他们一下子就变成了舞会之花,到第 2 季开始时,我们就想,「我们可以做 1、2 季来讲讲每个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我们开始尝试,结果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面没有故事可挖。只能看着大家纵情于花天酒地里……这看起来好像很有趣,但其实很无聊。写剧本的时候永远都是生存斗争。这帮家伙就是《少棒闯天下》。哪怕他们赢得了冠军,那也只是 Bears。

绝对的。我们在第 1 季的时候就开始调查——「好吧,那些家伙为了拼命拿到融资都有哪些好玩有趣的办法呢?」每个人看我们的眼神就像在看一群笨蛋一样。他们的反应是,「这事儿用不着拼命。他们只用带着演示走进任何城里一家 VC,然后就会有人扔给他们 2000 万美元。或者现实一点,他们会去到 Netflix 那里,然后以 20 亿美元把技术卖掉。」他们成了亿万富翁,这样一来第 2 季结束我们就没得拍了。

所以我们必须不断编造出搞笑的、有趣的、有挑战性的方式让他们失败或者碰壁。我们开玩笑说这就像是 Lucy 和橄榄球:成功距离他们永远只有咫尺之遥。你还得让他们足够成功;因为如果到头来他们没有取得成功的话,你就会说:「好吧,这帮家伙难道就是一群白痴吗?我是在支援输家吗?」

自己出色的技术却用在一个影片聊天应用,这给身为梦想家的 Richard 造成打击,我们因此也受到了打击。于是我们开始思考:「好吧,这帮家伙是一家影片聊天公司吗?这是我们希望看的东西吗?」给人感觉这里準备就要变成一个无聊的地方了。这部剧其中一个很大的挑战是他们实际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办法能用电视表现出来的。当你让大家陷入情绪问题的对立面时,他们就能为此吵个不停,然后就能引出一些笑话、讽刺以及辱骂——而这些永远都是好东西。

你们的节目里面有几位女性角色,其中最着名的是 Monica和 Laurie。最近 Uber 发生了有人被指控性骚扰的事件,这样的事情会让你们考虑把更多女性引入新的故事线吗?

当然!我们在不断思考这个。总有人问我们这个:「为什幺没有更多的女性出现在剧中?」坦白说,作为针对特定产业的讽刺作品,我们有责任去指出这些事情。但当大家说,「你应该把更多女性放进节目里面时,」基本上他们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应该把一个充斥着性别问题的产业描绘成不存在性别问题。这能解决什幺问题呢?我们是讽刺作品。在描写上应该是加大这种不平等才对。

我喜欢的第 2 季我们就是这样做的。里面有一位曾在 Dropbox 工作过的女性是节目的一位朋友,她说,只有一件事情比成为一家公司的唯一女性员工还要糟糕,那就是成为两家公司唯一的女性员工,因为交朋友会受到这种怪异的压力困扰。这样的故事只有在没有太多女人的世界里才会出现。

当然!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做了。在第 2 季的时候,那家色情公司的 CEO 就是一位女性——这样写不是开玩笑,而是反映公司是由女性营运。今年晚些时候我们会播放一些东西。我们在拍第 1 季的时候,用了几个机位去拍摄真正的 TechCrunch Disrupt 大会,拍摄了很多镜头,然后只剪辑了一部分用到影片里面。我把部分展示给我的一位朋友看。她正好是一家技术公司的 CEO。看了之后她说:「你应该安排更多的女性到节目里面。有些女性也出现的大会上了,但你没有把任何女性放进去。」我说:「这就是现实!你指着我们鼻子好像说我们没有把任何女性放进去是我们做错了。这是怎幺来的呢?不就是你们这一行的现实吗?」

应该是,绝对应该是的,我不是说我们已经把工作做到了极致。但作为艺术家,我们的责任是抨击所有这一切,反映性别失衡的问题以及所有那些偏执。如果我们做得还不够,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好的角度。保留性别比例失衡不是我们的本意。把更多女性放到节目里面是逃避责任而不是承担责任。

不管谁入住白宫,硅谷似乎都是按照相同的套路运作。里根担任总统时这一点开始变得很突出。你是否认为现在这个产业开始受到领导人的影响了?

影响也许有,但我认为科技圈存在着这样一种心态,那就是科技控制着全世界的一切。在很大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对的——但是自信和自大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对吧?几周前我们给科技圈的一个人看了其中的几集,他说:「里面有个东西我觉得是不行的。现在改是不是太晚了?」这个人发现某个东西不符合自己的喜好,然后下一步就是「如果这个世界有什幺东西令我不快,我就要把它改成我想要的样子。这幺做是 OK 的。因为我掌管着一切。」

我并不认为硅谷会认为「特朗普会替我们工作。」我觉得没有谁会指望白宫。他们大概在想,「如果他开始成为问题的话,我们会做点什幺的。但现在,先让他出几拳。」

为您推荐